走進中國,才知道香港身世坎坷

我常以為很多怪誕的情節,都只能在電影或小說的世界裏出現,然而馬克吐溫一早就講過: 現實比虛構世界更荒謬。 就像生母將兒子轉送他人,然後在他被照顧得羽翼漸豐的時候,回來要將他帶走,並說兒子認賊作父、白鴿眼,說自己才是最愛他的人。香港的歷史就是這樣被中國大陸解讀的,和我們的認知截然不同。

一公斤行李的台北練習曲

大抵因為獨遊的次數太多,收拾行李成了如呼吸般自然的事,護照、相機、拖鞋⋯⋯ 許多時候不消半小時就可以準確地打包好可以帶上 HK Express 7kg 行李去旅行。7kg 多嗎?不多,但往往一個旅行下來還是有好些帶去的東西未有被好好利用。 這是一個擁有得太多的世代。 既然旅行本身就是對生活的一場實驗,那麼要不實驗一下斷捨離開平日的行裝,來一場只帶一公斤行李的旅行?

靠旅行來療傷,是怎樣的一回事

失戀心碎大概是全世界最難受的感覺,吶喊不出來,也無辦法用語言精確地表達出那種撕心裂肺的痛。 有人說,出去走走看看吧,能夠幫你放鬆心情,暫時拋開煩惱,重新開始。 有人把心一橫就離開,但一出走便回不了頭,因為一停,那種空虛就像洪水猛獸一樣。到底靠旅行來療傷,是怎樣的一回事?

10 件獨遊的人沒有告訴你的事

獨遊的人回家以後,每當身邊的朋友問起旅途中的事,便會興高采列地羅列出所見所聞。然則若被問到「怕不怕」,「孤不孤單」時,總會在嘴角揚起一抹憨笑,摸摸頭,嘿嘿地說:「還好啦。」然後瀟揮揮手,故作一切都不值一提。這時候如果有另一個獨遊過的人坐在一邊,這兩人會悄悄地交換眼神,心裏面長長吁一口氣: 好險呀,師兄! 因為我們在獨遊的旅程上,有太多太多尷尬丟臉的事發生。 ( 10 件獨遊的人沒有告訴你的事:二之一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