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EAM 團隊

你是誰?怎麼開始了這樣的一個網站?

TEAM 團隊

你好,我是林扁,你可以直呼其名,又或叫我作小編都可以,就找一個你舒服的方式吧,而這兒關於機票的大小事都是由我寫出來的。

我想差不多每個人小時候都有一個夢想叫「環遊世界」,我也是,雖然那時運世界地圖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。實現這事的最大限制就是時間、體力和金錢,而幸運地我年輕,缺的就只是金錢。所以,所以我漸漸學會了改變機票價格的能力,圍著地球飛過十萬八千哩(不多,赤道一圈也就已是二萬四千八十七哩),同時又享受製作平機票這運動。而幾年過去終於回到了家安定下來,不能輕易說離開。我不再年輕,但我想總有人在年輕著。世界實在瑰麗,我不願看見這些渴望探險的靈魂只因資本的有限而被阻擋,所以我開始了這樣的一個地方。

然後寫著寫著,我又拉了好些朋友下水跟我一起寫字。來,以下算是兩段獨白吧?分別是她眼中的我,以及我眼中的她。

 

團隊?這兒不就只你一個人嗎?

遊方女:

「三個多月了,每日都刷新著不同航線的平價機票,又或是碎碎念地說買機票和旅行的事,好像進入了一個機械式無盡的循環。不是呀,Flyasia不是自動過濾和搜索機票的數據機器,每天彈出的價碼和文字背後,是在電腦屏幕前坐得僵直了腰板的人。 這個人,姑且叫他做林扁。」

「林扁他活在現實和夢想之間那道狹窄得不得了的夾縫裏,但總是笑嘻嘻的模樣。他常常把「旅行的想像」這五個字掛在嘴邊,認為旅行不純粹是享樂。大學畢業不算很久,但他還不想屈服社會,於是在某天(下午、喝著酒時)就動手創下了 Flyasia 這網站,每日聞雞起舞,搜羅從亞洲出發的機票,除了熱門地點,特別會挑選那些想去旅行時不會是第一個蹦入腦海的地方—俄羅斯貝加爾湖、摩洛哥卡薩布蘭卡、哥倫比亞波哥大—若你留意 Flyasia 已有一段短時間,大概對這些名字不會陌生。」


日复一日,林扁一個人對著電腦敲打鍵盤,寫著(某篇買機票的技術文),他想:不,這樣還不夠。然後他想起了一個在 2013年冬天被圍困在春運火車上的女子。


林扁:

TEAM 團隊

「這女子當完交換生回來後,與我和其他好友說起在中國搭綠皮火車的事。她說著那次因為遇到春運,在哈爾濱開往上海的火車上站了一整日的經歷,感受著那民工離鄉別井的艱苦,也說著她與身旁乘客的故事。後來我跑了北京,這女子又飛到墨爾本,我倆各自過著不一樣的生活,卻同樣地默默做一個異地的觀察者。

「我說啊,同樣的一座杭州,有人可以看到西湖,這女子則看到這二線城市處於上海旁的尷尬;遇上同一對北愛爾蘭人,有人可以隨即聊起在歐洲的見聞,這女子則與之說起香港與北愛爾蘭於政治上相似的窘況。旅行的想像,不就是要超脫吃喝玩樂嗎?所以我偏執地拉她上了 FlyAsia 這條船,讓她寫她想寫的故事。她一來,寫了篇十件獨遊的人不會告訴你的事。」

這就是你看到的Flyasia—為找機票不遑暇食的林扁,和戴了半頂畢業帽的率性女碼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