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大城市很快,香港人好﹑台北人也好,大家很習慣大城市的快,連搭扶手電梯時都在上面奔走。而旅行作為對現實一種的逃脫,我們嚮往起台灣的慢,花東的小生活成了精神上的寄託,而花蓮這座慢城更成了當中的代表。這現象在香港航空的子公司香港快運 (hkexpress airlines) 開通花蓮航線更甚。

你好,我是林扁,我想說說對花蓮的嚮往,那份曾有過的嚮往。那年十八,我第一次獨自旅行,我第一次來到花蓮這座城。

[AdSense-B]

#1 市區?花蓮車站*?花蓮舊車站?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在香港人的思維裡,車站的週邊就定必會是熱鬧的市區,也該是便利得可以用步行來滿足生活機能的區域。是的,我嚮往慢生活,但一時三刻是改不了潛意識中這貪圖便利的慣性。結果我住在離花蓮後站五分鐘步程的青年旅社,但抵步時才發現真正的市區是圍繞著那舊車站而建,現在的車站只是後期重置的。所以我也陰差陽錯地開展了這慢生活。

*「車站」在台灣的語境中泛指「火車站」,與汽車相關的車站名為「客運站」

 

#2 依賴全家/小七過活的日子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買啤酒?買火車票?買水果?買正餐?寄收包裹?其實生活的事都可以交給五分鐘步程外的便利店打理,但便利的代價就是要過上粗糙的日子,小七的食物再好吃也好,總不能天天吃。

超市則在三十分鐘步程外。一個人兩隻手能拿到的實在是不多,所以每次都買不到多少東西,但為了好一點的生活,只能三不五時地跑一趟超市,一來一回又是一個小時的光境。

[AdSense-A]

#3 要走很長的中山路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在花蓮生活是要學懂使用機車的。花蓮的人口密度不足已支撐一個龐大而複雜的公共交通系統,所以只能各施各法,每人都要有自己的代步工具,可以是機車、汽車、單車。對於只能用雙腿或單車來丈量這城市的我而言,這城實在是太大,只能沿著那些高低起伏的騎樓慢慢地走,想快也快不了。

 

#4 慢活的精神圖騰:時光二手書店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時光二手書店之於花蓮並不只是一家書店,而是慢生活的圖騰。推開那古老的木製趟門,在這找一本已發黃的書,呷一口花茶,一切都像是一種穿越時空的儀式。但當再次拉開趟門時,又會因為門外的豔陽,不得不重置一切,在街上奔走起來。

 

是啊,人的行為在一時三刻雖然並不可能有翻天覆地的改變,但至少因為環境的反差,我們才能明顯意識到自己是以怎樣的生活形態過活。

 

 

#5 打工換宿的日子:整理床鋪、管理訂房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我不服氣,所以一年過後又回到了花蓮的青年旅社打工換宿,看看一個月的時光能否讓我慢下來。原本以移動為重心的生活一下子就變成了以守候為重心,每天的日子都過得很有重量,起床、吃早餐、回覆電郵,然後就是靜待每個旅人的到來,再重覆地介紹起青年旅社的設施,或是重覆地答著一式一樣的問題。稱不上忙碌,就只是工作的時間都是斷斷續續的,所以也稱不上空閒,也難於集中精神做事。

 

#6 去菜市場買菜吧!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因為在花蓮的日子長了,超市的貨物種類又開始滿足不了生活的所需,有時會想買上一些新鮮的海產煮湯,又或是買些不能久放的蔬菜,所以就趁著早上的時間擠進那滿是阿嬤的菜市場。在挑選想要的食材後,再慢慢地走三十分鐘回家,洗洗煮煮後一個上午便過去了。

不過話說回來,大抵是因為新鮮的關係,花蓮的蛤蜊也特別地鮮甜;而當時煮的黑暗料理也真的太不堪入目,就只有這樣的即食面比較能見人。

 

#7 每晚與垃圾車約會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作為家務的一部份,倒垃圾是不能少的一環。而你或許知悉台灣是有垃圾徵費的,所以垃圾就只能裝進指定的垃圾袋,再在特定時間路經的垃圾車收集。大概晚上八點半左右,那給愛麗斯的純音樂就會響起,代表垃圾車即將要駛過,理應要準備好要倒的垃圾。而大概是融入了花蓮的慢,我往往都在垃圾車駛過後才意識到這事,就只好急忙穿起拖鞋,再拿起兩袋垃圾在街上狂奔。

[AdSense-A]

#8 聊天就是最好的消遣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花蓮並不是台北般的大城市,也自然不會有那多姿多彩的消遣。即使是帶上一本書,又或是選上一套電影,眼睛都總有疲勞的一刻。久而久之,最好的消遣就是聊天,不論是說著有營養或沒營養的話(雖然大多數時候都是沒營養的)。一個月下來倒收集到不少奇怪的故事,例如是為了代表台灣參加冬季奧運的備賽經歷,或是發生於十八廿二的青春荒唐事,或是見證著各種感情關係的誕生,又或只是聽著生活上的瑣碎事。

 

#9 慢生活是一種選擇?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一個月過後,我的步伐有隨著花蓮的節奏而慢下來,但我心裡又開始冒起了問號。到底花蓮的慢,是選擇之下的結果,抑或是無可奈何之中的唯一選擇?實質意義上,花蓮與一座小島沒太大的差別,中央山脈與蘇花公路的險峻導致人與貨物的流動都不容易,也將花蓮阻擋在台北這經濟大城與中西部工業重鎮之外。層層過濾下來,就只剩下作為糧倉與軍事基地的功能。前者快不了,後者卻不是常人能參與的。

 

我想花蓮的慢,實是無可奈何的。

 

那麼我喜歡花蓮嗎?再也談不上喜歡,但也說不上討厭,而話說開了,個人的喜惡到最後都不重要。因為作為一名老師而言,她是出色的,而幾年過去後的今天,我也少了三分的急躁,多了七分將電子產品隔離於身旁的獨處時光。


或許你也會喜歡

關於獨遊⋯

10 件獨遊的人沒有告訴你的事

一個香港人的 17 種台北生活

北京:我親愛的矛盾 系列

說那北京的日常

說那北京的工作

說那北京的週末

別到說那北京的荒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