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公斤行李的台北練習曲

一公斤行李的台北練習曲

大抵因為的次數太多,收拾行李成了如呼吸般自然的事,護照、相機、拖鞋⋯⋯ 許多時候不消半小時就可以準確地打包好可以帶上 HK Express 7kg 行李去旅行。7kg 多嗎?不多,但往往一個旅行下來還是有好些帶去的東西未有被好好利用。

這是一個擁有得太多的世代。

既然旅行本身就是對生活的一場實驗,那麼要不實驗一下斷捨離開平日的行裝,來一場只帶一公斤行李的旅行?


一公斤行李

一公斤行李的台北練習曲

時間是十二月的某四十八小時,座標台北,至於行李?其實我也不肯定這裡的行李有沒有一公斤,反正除了身上的衣物外,眼見的就已是全部,包括:

  • 沒有入鏡的手機;
  • 用作地圖的 iPad;
  • 護照/入台證;
  • 八達通/悠遊卡/信用卡/身份證;
  • 用作當天早上考試的文具;
  • 新台幣 752 圓;
  • 祝君安好布袋一個;
  • 圍在頸上的圍巾一條。

就跟平時出外沒什麼兩樣。那天傍晚在機場亞洲博覽館考完試後,我也懶得在十二小時內來回機場與市區一趟,就直接帶著它們在機場睡上一晚,再搭第二天最早的飛機去台北。我想要是沒有那場考試的話,大抵連文具和筆記本也不用帶在身上。

贊助內容 | 飛行里數信用卡

在機場過夜

一公斤行李的台北練習曲

很多時候因為預算有限的關係,往往會買到出發時間很差的航班,清晨七點就要起飛。將時間減去梳洗、搭車去機場、Check-In 的時間,大抵三、四點就要爬起床,跟整夜沒有睡沒兩樣。面對這些情況,我習慣提早一晚帶去機場,那麼我至少可以睡到六、七點,而這有睡機場的教學:Sleepinginairport.com

話說回來,因為這樣一公斤的行李根本沒有托運的必要,所以網上 Check-In 再印出登機證後,就可以用輕快的步伐走到候機室,再找個人流少的地方入眠。這睡眠體驗比睡在那人來人往的離境大堂實在好太多太多。這⋯應該也是斷捨離掉後的其中一個好處吧(?)


耳機與相機

一個人走在路上時,最能與自己作伴的應該就是耳機與相機。前者可以讓自己聽到熟悉的聲音,後者可以讓自己名正言順地透過鏡頭去觀察並紀錄身邊的一切。只要有這兩件法寶,我們大抵就能在異地為自己建起一個環境泡泡,將自己隔絕在陌生與不安之外。

所以我兩樣都沒有帶。

因為沒帶相機,所以與友人逛寶藏巖藝術村時才可以專心聊天、細心欣賞每件藝術作品,而不是拿出相機狂按快門作紀錄。因為沒帶耳機,機車的引擎聲、路人交談的對話才可以聲聲入耳,也才可以拾獲零碎的故事與片段。

這大概是意想不到的一個收穫。但話說回來,這不是每天在日常生活中都可以做的事嗎?


護照與友人J

一公斤行李的台北練習曲

友人J 是一隻被研究項目困在實驗室的天鵝,想飛但飛不遠,倒是因為研究地質的關係,好些時候倒會搭上遠洋船到海中心收集樣本(跟在船上吃烤肉),所以我很喜歡關於她的故事,也是難得地遇上她在台北的時間,可以見面吃個飯。

在說著說著她在太平洋中烤肉、我在亞馬遜沒有被蚊子叮到之際,不知為何我們說起了關於美國簽證的事。我說起不忍目睹一個老伯被簽證官刁難的情景,覺得申請美國簽證的過程實在是件尊嚴掃地的事,然後我們開始翻起我的護照,說起每個印章後的故事。

一公斤行李的台北練習曲

這是土耳其的印章嗎?

對,那次超驚險的,我在市中心經常流連的地方在我離開後兩日就被人炸了,也就是如果我遲兩天走的話⋯⋯

結果你有去到三毛在撒哈拉的故居嗎?

於是我們由三毛說起,說著自己羨慕她的自由,也欣賞她的勇敢,始終那已經是三十年前的,但絲毫不失時代感;我們說起了那在北京的日子,懷念那有著無盡的可能性的日子⋯⋯

記憶是私密的。那本護照就像是一頁引子,將好幾年的記憶與經歷濃縮在三數小時的對話內。平日就算去旅行,護照都會重要得要被留在旅館不帶出門,就只有這次,就只有因為這次沒多帶三分行李才會隨身攜帶護照,也才會有了如此緊密的一段對談,才會有這樣美好的一段時光,那使我惦記的好時光。

這就是我的一公斤行李台北練習曲,一路下來就只是買了牙刷與毛巾,你要不要也挑戰一下這樣的輕旅行?


關於一個地方的事

一個香港人的十七種台北生活日常

一個香港人的九種花蓮生活日常

九剎內蒙古的風光明媚

說那在北京的日常

十件獨遊的人沒有告訴你的事